返回栏目
首页情感 • 正文

我还在想你——致“前任” | 有故事的人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武汉网

图片

 

 

我还想你——“前任”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90个作品

作者:汐月

今天是他离开的第一百天,我依然很想他。我手拿着相机,坐在泸沽湖的岸边,天高云淡,碧水清波。

以前,他说他的愿望就是带着我一直南下,去找寻最美的风景,让它们永远印刻在我们俩的眼中、生命中。他还说要在贝加尔湖边的草地上为我举行婚礼,让蓝天白云、绿水青山为我们作证。

现在,我自学了摄影,带着他一起南下,走走停停,不断去发现和寻找美好事物。每次洗照片都是两份,一份给他,一份留给我,我希望他也能看到我眼中的风景……

他走的那天,我没来得及看他最后一眼,也没来得及听他对我说最后的一句话。

那个时候,我们俩因为工作的原因分隔两地,快一年了吧。我留在了安徽老家,他则被派到了北京的分公司。为了给我更好的生活,他不停的加班,我知道他很累,但是他从来不跟我抱怨。他说他想在北京买房,然后就娶我,两个人一起留在北京,我说“好啊,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他在北京租了一个一居室,房间是我们俩一起布置的,很温馨。节假日的时候,他总是要加班,所以一般都是我去看他,我会带一堆的特产把他的冰箱填满,然后安安静静的在客厅看电视等着他回来弄饭。我不让他去接我,也不想出去吃饭,我只想等他下班,吃着他做的饭,躺在他的怀里,一起依偎在这北京一隅。

我多么庆幸能够遇见他,又多么庆幸我们之间能这么好,对我们来说距离反而拉近了我们的关系,这样的幸福简单而又美好。他把我宠成公主,那个时候我好像拥有了世间所有的美好。

然而,上帝总是喜欢在你沉迷的时候用一盆冰冷的水将你从幸福的沉睡中浇醒,寒冷而又彻骨。

他出了车祸,送到医院抢救的时候,气息微弱如游丝。我接到医生电话的时候,开始还以为是诈骗电话在跟我开玩笑,直到最后确认,我整个人都懵了,身体僵硬,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中喷涌而出。我飞奔到高铁站,流着泪,语无伦次的跟售票员说快点给我定最近一张去北京的票,周围的人安慰我,而我好像什么都已听不见了。

由于下雪,火车晚点,当我来到北京的医院时,已经暮色四合了。他刚做完手术,躺在重症监护室,医生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隔着病房的玻璃看着他,浑身裹满了纱布、插满了管子。我用手捶打着玻璃,大声哭喊着,医生和护士过来拉我,最后我瘫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整个人都空了。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我自己,只有当温热的眼泪流下来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还真实存在着。

他昏迷了好久。那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悄悄爬上窗台,透过柔和的窗纱照到我的脸上,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八点了。我起身走向窗台,轻轻拉开窗帘,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怕吵到他。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用热毛巾为他轻轻擦脸,阳光将他棱角分明的脸投影在墙上,苍白的脸也好像渐渐红润了起来。“人们都说阳光代表着生机和希望,那么今天久违的阳光是不是也意味着一切都会变好呢”,一想到这里,我多日以来的忧虑也被驱散了些许。

我看到他的眼球在眼眶里转动,他终于醒了。我激动的找来医生,医生检查过后说这是好现象,我高兴极了。我拉着他的左手,把脸轻轻埋进他的手掌心。他用微弱的声音微笑着对我说:“月,我想吃你做的红烧鱼和鸡汤了,你回家弄给我吃好不好。”他拉过我,吻了我的额头,眼泪湿润了我的眼眶。我没有反驳他,依旧对他说了一声:“好啊”。

我到菜市场买了鱼、鸡以及一些配料,然后回到住的地方,我打开房门进去,里面静悄悄的。没有厨房传来的炒菜时铲子翻动的声音;客厅里也没有音乐和电视的声音;就连楼下喋喋不休的叫卖声和嬉笑怒骂的声音都没有了。

我把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伸手打开墙壁上的灯,又把菜放到厨房里。我很少做饭,红烧鱼和鸡汤都是他教我的,“鱼呢,如果想红烧,就要提前切好葱姜蒜。待锅里的油烧热时,把葱和蒜倒进去爆香。鱼下锅十分钟左右,再把姜丢下去,去腥……”

我提着保温桶走在医院的走廊上,中午的阳光更加的明媚温暖,但是偶尔吹来的凉风还是让人忍不住打冷颤。快到病房门口,门却开着,我小跑过去,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冲进病房,只看到凌乱的床铺以及被风吹起的窗帘。

“护士护士,刚刚这个病房的病人呢?”

“哦,这个病房的病人胸腔大出血,刚刚被送去抢救了。”

我听到后,手中的保温桶掉到了地上,洒了一地的鸡汤。我跑到手术室的门口,心很痛、很难过,我没有向上次一样大喊大闹,只是静静地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流泪、祈祷。

手术灯灭了,有两个医生出来,我赶忙起身,“医生,我男朋友怎么样了啊,有没有事儿?”“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请尽快通知他的父母。”我瘫坐在地上喃喃说到:“他没有父母,他只有我,只有我。”

几天之后,我把他的骨灰带回了安徽,埋在了他的老家,还留了一点骨灰装在小瓶子里,挂在我身上,就好像他会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后来,他的朋友告诉我,他已经在北京买了一套精装修的两居室,房产证上写的我俩的名字,还说他打算在明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娶我……

今年冬天好像特别漫长,很冷。而且天空总是灰色的,树叶被无情的寒风刮落,一片又一片的树叶,黄的、绿的、红的……在空中飞扬旋转,仿佛是迟暮的美人跳着自己人生最后的一支舞,然后死去,被埋葬在泥土中,腐烂,最后变成泥土的一部分,荡然无存。

后来,我把房子租出去了,工作也辞了,一个人去支教,当义工,带着他一直走,一直看。每当夜深人静时,我都会摸着脖子上的瓷瓶跟他说我一路的经历,“没有你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你知道吗,今天泸沽湖的阳光很暖,微风拂过我的面庞,就像是你温润的手掌在我的脸上摩挲,我闭上眼,仿佛你就在我身边。下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我们一起坐火车去贝加尔湖畔吧,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会穿着婚纱,待君来。”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20 湖北武汉综合门户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武汉网观点,部分刊载信息及数据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速与我们联系。
    热线电话:15807193522 合作/建议在线QQ:273275115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