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天下 • 正文

中国小伙娶回一黑人姑娘:婚后生活竟难以启齿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武汉网

随着中国对非洲投资加大,特别是中国对坦桑尼亚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将有更多中国人来到该国。坦桑尼亚中华总商会秘书长黄子禅估计,现在大约有1万华人生活在坦桑尼亚,而在10年前,人数只有1000人。

不过黄子禅认为,中国投资增多并不是华人增多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越来越多华人看到坦桑尼亚的市场,所以来到这里工作生活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国商人。”

黄子禅告诉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常年在坦桑尼亚的中国男人要面临婚姻大事。但现实情况是,在坦桑尼亚的华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有的公司甚至达到8:1的局面,男女比例失调所带来的情感缺失困扰着当地华人。有些中国人会找当地姑娘做朋友,而真正娶当地姑娘为妻的却不多。

黄子禅见过当地女孩对中国男士的“猛追”场景,尤其在一些公共场合,热情奔放的黑人姑娘主动与中国男士攀谈说笑,而中国男士却相对拘谨。在酒吧工作的28岁女孩詹娜边喝饮料边在寻找自己的伴侣,她希望能找到一位中国男士作为终身伴侣。

她清楚,嫁给中国男人竞争激烈,因为和她想法相同的当地女孩有很多。这间酒吧里只有几个中国男人,或独自饮酒,或结伴打台球,而他们周围却有一大群当地女孩围看着他们并兴奋闲聊。詹娜说:“现在时间还早,中国男人还没有下班。他们很勤奋。”

这是一个日趋激烈的竞争,为了增强竞争力,詹娜和竞争者们专门涂抹从刚果(金)进口的增白霜,这被她们俗称为“迈克尔·杰克逊”。但即使这样,詹娜对自己仍缺乏信心,“我个子高,又瘦,中国男人似乎喜欢身材娇小而丰满的姑娘。”

菲塔(化名)今年30岁,10年前她嫁给了一位中国人。她接受记者连线采访时说,当地女孩愿意“嫁给‘白’人。在我们眼中,印度人、中国人都是‘白’人。嫁给‘白’人原因很复杂,就我个人而言,我们的孩子很漂亮。

而且,中国男人工作更勤奋,感情更专一,嫁给中国男人是当地女孩的梦想,不过这里的中国男人太少了。”虽然不看好跨国恋情,但黄子禅也见到跨国恋情开花结果的成功案例。他的朋友、在当地开办雪糕厂的华人男子马爱林就是其中之一。

1998年,由于菲塔的家就在马爱林工作单位的对面,而且她会说英语,28岁的马爱林和这位当地女孩相爱了。他们在1999年结婚,现在已经有一双儿女。马爱林说:“在当地一直就有中国男人受欢迎的说法。

中国男人很看重结婚这件事,最大的愿望就是与妻子白头偕老。这不像当地有的男子,他们不把结婚当回事,很多是同居到有了小孩再结婚,有的一生结七八次婚,有的还一夫多妻。

感情就是这样,你对她忠心,她也对你忠心。而如果你变心了,即使你们来自不同种族和文化,她也能发现端倪。”菲塔说,“尽管我们来自不同文化,但我们认为感情是相通的,他信任我,我也信任他。”

谈到两人相处的秘诀,马爱林说,夫妻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生活上一定会有分歧,解决方法就是包容。“你不能有文化优越感。比如我们习惯用筷子吃饭,而当地人习惯用手抓饭。

我们华人到了当地,必须要入乡随俗,把手洗干净,体验用手抓饭。我不要求她用筷子吃饭,但当她表现出兴趣和意愿时,我就去教她。”他知道有些华人对他的婚姻有偏见,即使人家当面不说。但他并不在意。他相信两人感情是真诚的,而且他把妻子带回国,家人也很支持。

我见过嫁给黑人和阿拉人的中国女孩10几个,大多数的婚后生活用悲惨两字形容不为过。爱情是没有国界线的,随着开革开放的深入,涉外婚姻急剧增加都很正常,但很多涉事不深的女孩,有个糊塗的认识,她们不了解非洲人,更不知道阿拉伯人对妇女的歧视程度,认为外国人就比中国人好,结果跳入了火炕,有的人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

非洲人比较善谈,滿嘴跑火车,假话连篇,男女关系随便,不负责任。凡是到中国来留学的,没有富裕的,都是穷人,靠中国政府提供奖学金学习生活。还有很多黑人尽管来自非洲,却要说自己是美国人。

回到自己的国家,很难找到工作,中文学的好点的,廉价的给中国公司打工。部长和有钱人的孩子,都自费留学欧洲和美国,加拿大。外国人大都是外向性格,追求女孩时言语炽烈,黑人动作狂野,让人招架不住。

中国男人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大男子主义严重,性格内敛,跟女人说句软话都非常难,有不少中国男人一辈子都沒开金口说过女人爱听的那三个字。可以想象老外对中国女孩的吸引力之大。

我女儿考大学那年,想考外语院校,我的同学在北京的一所著名的外国留学生集中的语言文化大学教书,她对我说,千万别让你女儿报考这里,几乎所有的中国女孩都在帖老外,好女孩都学坏了。我虽然一辈子和老外打交道,但也不愿将孩子往这样的环境里送。为此,我想把自己见到过的中国女人嫁给黑人的遭遇写出来,让大家有所了解。

有位美丽的上海姑娘在上海纺织工学院门前摆摊,搭上了马里在该校学习的留学生凯塔,那黑人对她说自己是部长的儿子,在首都巴马科有房有车,开始了对美丽的追求。

美丽自己没有学历,能嫁给大学生,又是高干子弟,能出国过有房有车的好日子,是求之不得的事,很快就与凯塔坠入了爱河。相识了一个月,就谈婚论嫁了。美丽的父母和家人看到美丽执意要嫁给黑人,出于不了解非洲人,极力的反对,找到有关部门要求阻止这段婚姻。

但美丽铁了心要嫁凯塔,没有亲人到场和祝福,他们在马里驻华使馆举办了婚礼,马里太阳报以通栏标题-冲破阻力报导了这段婚事。很多中国女孩以为凡是来中国留学的都是有钱人,明显是个误区。随着凯塔毕业,带着美丽回到了马里。

谎言是总有一天要穿帮的,到了巴马科,美丽才知道被骗了,凯塔的家在农村,根本就不是什么部长的公子,更谈不上有房有车了,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想回上海的家己不可能了,肚里已经怀上人家的孩子,护照己被男人收走,嫁为人妇,生米煮成熟饭了。

离首都300多公里的塞古镇有我国援建的纺织厂,同时援建了职工宿舍,凯塔借钱买了辆旧摩托车,将美丽载到那里,自己在纺织厂上了班,住在职工宿舍里,美丽操起了老本行,对着纺织厂卖油炸的小吃。

4个月后,一条小生命来到了世界上,是个男孩。美丽带来一个小姐妹,嫁给了凯塔的同学,也住到了纺织厂,为防逃回中国,护照被丈夫的家人拿走。有一天,在使馆的院中碰到了美丽。

看的出来她过的不好,面容憔悴,头发零乱,被打的遍体鳞伤,她向我们哭诉了嫁给黑人的种种不幸,他丈夫下班就去跳舞,喝酒,对她和孩子不管不问,工资半个月不到就花完,找她要钱,不给就下狠手打。要求使馆帮她买机票回国。我们只能劝她,婚姻是自己选择的,你己是人家的合法妻子,手上又没有护照,也没离婚,使馆不好办。劝她还是先回去,想法将护照要出来。

我去纺织厂检查工作时,顺便去看了她和凯塔的家,一开门,一股黑人狐臭味混杂的味道扑面而来,差点熏一跟斗。一间12平米左右的宿舍,房正中间挂下一只没有灯罩的15瓦灯泡,屋内昏暗。一张旧木头双人床就是全部家当,床四角绑着4根歪七扭八的木棍,挑着蚊帐。非洲每年死于疟疾的人,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有200多万人,蚊子是传播工具。

防疟第一要防蚊。鍋碗瓢勺摆了一地。什么家用电器也没有。就这样的一个家,男人还整天在外寻欢作乐,不顾老婆孩,这种日子哪天是个头啊?看到这一切,真的很心酸,就是嫁给一个中国的农民,再穷也穷不到这份上。这就是女人爱虚荣和不成熟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美丽是个聪明的女孩,你想改变一个基因性缺陷的人是不可能的,想要改变现状就必须离开塞古镇。她姐夫从上海带来点钱,合伙在巴马科开了一家中餐馆,美丽的儿子由一个摘菜的当地女人照看,分居后。

她开始向当地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凯塔收到法院传票后,带了几个人,从塞古杀来,将美丽痛揍一顿,用棍子将饭馆砸个稀巴烂。由于打官司不能上班多日,凯塔被纺织厂解僱了,人家也是内外交困,真是丟了老婆又丢了工作。

上海女人真厉害呀,这边要甩老黑,另外又勾引上来饭馆就餐的美国和平队的志愿者,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的美国小伙。再見她来使馆时,她挺着5、6个月身孕的肚子,这次腹中孩子的父亲国籍为米国。

一年之内完成了身份的转換,她说美国人不在乎她的过去,但是与黑人生的孩子不能带到米国去,男方的父母接受不了她曾经嫁给过黑人。凯塔不要那孩子,听说由中餐馆养着,美丽去米国生产了,后来的情况无从追综,不知道与那米国小伙结婚了没有?曲线救国成功与否?

世纪初,我遇到一位浙江大学毕业嫁到中非的中国女人小敏,她跟我讲了她的遭遇,在大学学习期间,她遇到一位中非留学生约瑟夫的热烈追求,很快就怀孕了,不得己退学了。

随后,她和小约回到中非,一下飞机,見到机场就象农村的场院,她惊呼:完啦。她明白被中非小伙忽悠了。沒两月生下一男孩,沒地方住,为了生存,她在首都班吉开了中餐馆,吃住凑合解决了。

凭着她热情好客,善于经营,效益还不错。而那男人好吃懒作,沒有工作,靠她养着。她将男孩送回河北老家,交给了母亲帮助带养。男人吃软饭,心安理得不说,还经常对她拳脚相加,她向当地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法院多次开庭,都因为男方不同意而不判离。

打女人在非洲是很普遍的现象,家暴不能作为离婚理由。雨季里的一天下着暴雨,地上泥泞不堪,男人又来打她,将她打倒在泥水里,用脚踩住她的头打,她带着浑身泥水,沒洗脸,直接去法院找法官,指着头上的泥脚印和混身的污泥向法官诉说着不幸的遭遇,这次,终于打动了法官,判离婚了。

男人照样不要孩子,她回到河北,讲着一口中国话,黑人面庞的儿子己经18岁了,继承了黑人的基因,生性懒惰,不愿上学,不想工作,他姥姥教育不了他。她把儿子带回中非交给他爸爸,沒几天,她儿子说过不了中非的日子,又回他姥姥家啃姥去了。

小敏的儿子跟他姥姥在中国生活了18年,看来一个人本性的形成,主要取决于基因的遗传,中国社会对他的影响,絲毫没有改变他的本性,也应了中国的那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啃完姥,啃妈啃媳妇,这样的人带来的不仅是家庭问题,更是社会问题。

抛开政治的角度看非洲,你越了解非洲人,你就会认为黑人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用非洲国家高官的现身说法,喀麦隆驻华大使在中国仼期16年上,总统要调回他,他回了趟国,很快又返回了北京。他对中国官员说:我不愿意回国,16年来,除了贫腐越来越严重,沒有仼何发展,我的国家是沒有希望的。

憧憬美好爱情和幸福生活的中国女孩,当你遭遇到黑人和阿拉伯男人的穷追不舍时,你一定要三思噢。你选择了他们就等于选择了另外一种文化和性文化,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对你们的后代负责,前面等待你的可能是非人的暴力和水深火热的生活,你要准备好哦。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18 湖北武汉综合门户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武汉网观点,部分信息及数据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速与我们联系。
    热线电话:15807193522 投稿/合作/建议QQ邮箱:273275115@qq.com Power by DedeCms